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八章 有福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徒弟有徒弟的运气,师父也有师父的福气。
  康术德这段时间也一直在交好运。
  1980年的三月底,让他盼了许久的京城户口,终于办下来了。
  这事儿实打实的不容易。
  因为落户京城的事儿本就难办,何况这又赶在知青集中返城的高峰期。
  还别看打老爷子1979年回到京城就申请了。
  若不是有街道从中帮忙,若不是上头有关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的政策反复重申。
  即使再花上几年,也未必能有个结果呢。
  不过这一办妥,也就真解决大问题了。
  首先就是康术德有了购物本。
  从此,在副食品供给上,他和宁卫民就再不至于捉襟见肘了。
  甚至有些以户配发的商品——比如每月每户二斤白糖,他们俩还能领双份儿。
  于是宁卫民下午倘若回家早,肚子打饥荒,就能吃上富强粉馒头蘸芝麻酱和白糖了。
  这种搭配方式可堪称这个时代的经典,属于一种极奢侈的物质享受。
  别看馒头中间虽然只是简单加一层芝麻酱配白糖。
  但那丰腴浓厚的口感,却能盖过上等西点的鲜奶油去。
  比商店里那些能当武器防身的核桃酥和江米条好吃多了。
  像京城有一句顺口溜就是专夸这种吃食的。
  “蓝色的墙,柔软的床,夹着芝麻酱的馒头蘸白糖。”
  由此可见,这种东西在某种程度上,能代表幸福。
  当然,若是条件再好的人家,把普通馒头换成油炸馒头片,那简直就是极致奢华了。
  和皇帝老儿每天扛金扁担种地,饿了吃炸货的境界大致能划等号。
  至于谈到这种吃法有多金贵。
  其实倒不是指八毛一斤的白糖,五毛五一斤的芝麻酱,许多人就真吃不起。
  关键还是在于物资的限制上了。
  所以鉴于此,宁卫民吃这的时候仍然还得尽量背着点儿人呢。
  否则让邻居们瞅见,多少显得有点“穷人乍富”,还真是不大好意思的。
  第二,有了京城户口,康术德也就能够享受京城社会福利保障了。
  这一条比第一条更实在。
  作为社会孤老,今后每月街道会补助他十八块钱,那可是实实在在的票子啊。
  无论买酒或是卖肉,吃什么不香啊?
  甚至哪怕有一天康老头糊不动纸盒子,哪怕宁卫民背信弃义不管他,他也不用担心什么。
  因为街道管他,进敬老院都是白吃白喝白看病。
  这就叫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不过尽管如此,作为从社会底层赤手空拳混荡起来的人,康述德却不认为这是命里该着。
  他不是那种呵呵傻乐,安心坐享其成,等着生活给甜头儿的普通人。
  他知道盐打哪儿咸,醋打哪儿酸。
  懂得章程是章程,执行在个人的道理。
  所以户口本儿的事儿一办妥了,他就让宁卫民替他买了些烟酒礼物。
  然后特意打听到了街道干部的家,周末亲自提着东西登门致谢。
  没想到更巧合的是,他来的这天,这位干部正坐在自己家里生闷气呢。
  而且还是为自己一个亲戚生气。
  这事儿是这么回事,干部亲戚的孩子也是刚回京城的知青。
  自打今年春节见面,这位亲戚就托干部帮忙给孩子找工作。
  可如今工作多难找啊?
  干部千方百计,费了牛劲,才跑下来一个给京城玉雕厂看大门的临时工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