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十三章 见面儿礼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比起宁卫民只拿好听的填乎人,康术德要实在很多。
  刚收了这个徒弟,就送东西,甚至这东西还是早早儿就开始筹措的。
  老爷子取出了一个两尺长一尺多宽,红褐色的小木箱子摆在了宁卫民面前,笑吟吟的告诉他。
  “这个箱子,是我早就托信托商店的老朋友帮忙找的。原本就是要送你的。也巧了,今儿个刚给我送来。不贵,六块多钱。眼下应了景儿,就权当你拜师的见面儿礼吧。”
  宁卫民完全没有想到会有这出,很意外的被感动了一下。
  “这……这是给我的?”
  他对木头其实不是很了解。
  但仅凭木箱上精巧的铜件和花纹,也能知道,这箱子日后必定得值几个。
  为什么?这年头可没假东西,能做出这模样的箱子就差不了。
  而这还不是全部呢,就在他喜滋滋的摸着箱子,又打开箱子去看的时候。
  发现箱子里面居然还另有一个小玩意。
  “对了,还有这把锁呢,也给你了。”
  康术德伸手进去,也给拿了出来,摆在了桌上。
  那是一个鲤鱼形状的小铜锁,做的惟妙惟肖。
  但这锁最有意思的地方还不在于外观,而是有钥匙却找不着锁眼。
  直到康术德亲自演示了一下,从鲤鱼后背的一个地方把钥匙插了进去。
  宁卫民才恍然大悟。
  跟着就兴致勃勃的摆弄起来,连酒肉饭菜也顾不上吃了。
  “老爷子,这是什么锁啊?也太牛了,您要不教我,我都不会开,巧夺天工啊。”
  但他的由衷喝彩,换来的却是老爷子的不屑一顾。
  “切,少见多怪。这叫花旗锁。‘花者花式,旗哉标志’,懂吗?”
  “这种锁什么样儿的都有,不求锁技之奇,只求精工之美,民间玩物罢了。你玩儿过一次不就会了吗?”
  “至于我为什么送你这个鲤鱼啊?只为图个吉利,希望你有朝一日能鱼跃龙门,过得比我强……”
  宁卫民赶紧说好听的。
  “谢谢师父,我一定给您争气,不坠您的江湖名头。”
  但老爷子可没这么好糊弄。
  何况刚才那些的话,也不是平白无故讲的。
  “别光拿嘴说,也甭只顾着好玩儿。告诉你,给你这俩样东西,锁不重要,重点还在箱子上。好好看看,知道这箱子是什么木头做的吗?”
  宁卫民意识到老爷子话里有话,赶紧认真地观察起来。
  但里外都摆弄了一遍,却看不出所以然来,摇了摇头。
  康术德又说,“闻闻。”
  宁卫民便仔细闻了闻。
  这回确实发现异常了,箱子里面有一种特殊的香味。
  而就在他诧异到底什么味儿的时候,师父已经主动给出了答案。
  “记住了,这个味儿就是香樟木的味道。这种木头做的箱子,好处就在于它的味道能防虫蚀鼠咬,还能驱霉隔潮。”
  “所以过去多是女人用来收嫁妆的,又叫女儿箱。也正因为这个,我才会把它送给你。”
  “听着,作为师父,今儿我教给你第一个事儿。就是收东西千万别只顾着收,还要注重保存方式。”
  宁卫民情不自禁一个愣怔。
  本来他还以为师父要他记住香樟木呢,没想到仍然不是重点。
  “您是说……”
  “还没明白呢?你的邮票啊。”
  老爷子有点不耐的哼了一声。
  “尽管那东西我是看不上眼,可毕竟是你拿辛苦钱换回来的,你自己当成宝贝疙瘩啊。所以你就理应用最妥贴的方式收好。”
  “可你自己呢?倒是真省心,一塞抽屉就完了。”
  “我说你也不看看咱们住的房子。墙皮爱反潮,到处是蜘蛛,房顶儿闹耗子,雨天还滴答水。”“嘿,真等有一天,你从抽屉里再拿出你那些邮票。却发现是长了毛,粘在一起的残纸,我看你怎么哭吧。”
  别说,还真是。
  康术德的寥寥几句就把宁卫民说了个大红脸。
  他赶紧给老爷子斟酒夹菜,既是谢老爷子提醒,也是谢老爷子替自己想得周到。
  可这没用。
  康术德的教训并没有就此打住。
  “不要你谢我,也不要你唯唯诺诺,我要你真真儿的往心里去。”
  “再给你说个真事儿吧。当年,曾有一个主顾从我手里买了幅王时敏的山水。这位先生最爱‘四王’的山水,那是非常高兴,出门叫了辆洋车就着急往家赶。”
  “可惜乐极生悲,就因为车上点燃烟斗一个没留神,烧着的烟丝掉落在了包画轴的布上,把画儿给烧了。”
  “整整三百大洋啊,当时都够买个小院儿了。就这回家的路上,不过三四条街的距离,一个粗心大意的疏忽,全完!即使再捶胸顿足、追悔莫及也没用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